一千零一夜《宰曼和白杜尔》

作者: 童话故事 来源: tonghua.guaihaha.com 日期: 2016-01-19 10:20:15 人气: -

一千零一夜《宰曼和白杜尔》

  一

  古时候有个名叫山鲁曼的国王,统率全国百万雄师,宫中婢仆不计其数,权势显赫,颐指气使。只是他已值花甲之年,还没有孩子,实为美中不足。

  由于担心自己去世之后,无人继承王位,他终日惴惴不安。闷闷不乐。一天,他向宰相表露心迹。宰相安慰道:

  "陛下对此不必过虑,一切惟听真主的安排,您虔诚祈求吧。"

  国王听后,熏香沐浴,虔诚地祷告。不久,王后果然怀孕,妊娠期满,生下一个如同十五的月亮那样美丽可爱的王子,取名宰曼。国王大喜,下令全国欢庆。

  对王子的养育,国王真是费尽心机。当王子年满十五岁时,已长得英俊。超凡脱俗。国王爱如掌上明珠,不让他离开自己半步。国王对王子十分溺爱,为他考虑十分周全。一天,国王对宰相说:

  "爱卿,我对王子宰曼一向担忧,深怕他会遇到什么不测。因此我想趁我在世之时,为他办好婚事,不知你有何高见?"

  "陛下,婚姻乃是人生大事,王子在登基继位之前,由陛下亲自安排婚事,这是理所当然的。"

  于是,国王召见王子,对他说:"儿啊,我打算给你娶亲,让我亲眼看到你美满幸福。"

  "父王,"王子说,"对于您老人家的一番美意,我自然感激不尽。只是我对婚姻毫无兴趣;对于妇女狡猾欺诈的品行,我从书中看到。耳中听到的实在太多了。因此,每次提到妇女,我便深觉厌恶,宁可身遭万劫也决心终身不娶。"

  国王没料到王子有此见解,满面春光霎时变得阴冷暗淡。他心中虽然异常难过,可为了迎合王子,不让他感到难堪,也只好把婚事暂且放下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王子成长得愈发健壮,他知书识礼,各方面臻于成熟,成为一个英姿勃发。举止潇洒的年轻人。

  又过了几年,国王仍对王子的婚事耿耿于怀。一天,他又把王子唤到跟前,说:

  "儿啊,你的婚事问题,使我终日不得心安。你如能尽早娶亲。了却了我的这桩心事,我打算在我在世之时,就让你继承王位。"

  "父王,"王子思索了一下,说:"我恳求您别再拿婚姻之事来苛求我。这段时间,我博览群书,看到古往今来多少英雄豪杰的丰功伟绩,却是由于妇女的奸诈欺骗而丧失殆尽,不得不遗恨千古!"

  国王听了,没有驳斥他。因为他太爱王子,不想让他生气。之后,国王对宰相说:

  "爱卿,王子对自己的婚姻大事如此固执己见,使我束手无策,现在想听听你的高见。"

  "陛下,"宰相进言,"请再等一年吧。那时,请陛下选择国庆之日,待朝臣。文武百官和三军将士聚集一堂时,再唤王子进朝,当面提出此事。那时,当着大家的面,使他不得不答应下来。"

  国王觉得此话有理,又耐心地等待了一年。国庆佳日到来,朝臣百官举国欢庆之时,国王将王子召到朝廷上来,当众问他:

  "儿啊,今天是举国欢庆之日,我要当着满朝文武之面,再问你,你同意我为你挑选一位公主为妻吗?"

  王子抬头看看国王,又看看满朝文武,毅然决然地说:"父王,这个问题,您已经多次提到。总之,我的决心已定,此生此世绝不结婚,请您就别操心了。我认为您虽年事已高,但在此问题的见解上,却还不成熟。"

  接着,王子慷慨陈词,古今内外,无所不及,其间发泄了不少牢骚。

   国王满以为文武百官在朝,王子碍于情面,不会不满足他的心愿。不料想,他竟不但不给面子,而且还长篇宏论,出言不逊,教训父亲,顿时觉得羞愧难当,再也 按捺不住内心多年积存的怨气,便勃然大怒,拍案而起,痛斥儿子不孝,并喝令左右将王子拿下。侍卫不敢违背王命,立刻将王子捆绑起来,送到堡垒中一个炮楼里 禁闭起来。

  这个炮楼长年失修,里面有一间昏暗不堪的暗室,室内有一眼废弃的深井。侍卫把暗室稍加打扫后,点上灯,就离去了。王子呆在里面,心中充满了矛盾,想到如今的下场,时而后悔不该违拗父命,时而痛骂婚姻,都怨那邪恶的妇道,制造了世间多少冤案!

  当天国王继续临朝,想到王子的言行,怒气难消,便对宰相说:

  "我照你的话去做了,反而引得我们父子反目成仇,事到如今,我又该如何是好呢?"

  "陛下,"宰相又出主意,"请您将王子禁闭十五天,再召他来商谈,那时,他肯定不会再违背您的旨意了。"

  国王默然点头。当夜他辗转反侧,彻夜难眠,因为王子长这么大,还从未离开身边,眼下一时见不到他,心中感到惆怅孤独,不禁落下泪来。

  王子当夜在暗室里,心中更加不安。侍卫送来饮食,他也毫无食欲,对于白天朝廷中发生的事,悔恨交加。直至夜深时,他才身穿薄绸睡衣,头戴一顶蓝色套头帽,靠着绣花枕头,盖着锦被,昏昏然睡去。

  这座堡垒已经历千年,早已成了神仙出没盘踞之处,那口枯井里就住着女神麦姆娜,她是一个神王的女儿。

   时值二更,女神麦姆娜照例从枯井中钻出来,飞到天上去探听信息。她刚出井口,就敏感地觉察到暗室中情况有变,因为室内点着蜡烛。她决心看个究竟,在门口 有一个侍卫在打盹,屋里床上,一个男子在酣睡。她好奇地走近床头观看,发现他是一个服饰华贵。容貌英俊。气度不凡的青年。使她感到奇怪的是这样一个与众不 同的人,怎么会落得这般下场,被人遗弃到这个荒凉的。鬼神经常出没的地方呢?

  她边看边思索着。她被宰曼那漂亮可爱的容貌所打动,也很同情他的处境。她想,如此可爱的人,我要好好保护他,不让任何人来伤害他!她给宰曼盖好被子,叹息着飘然飞去。

  女神麦姆娜在空中翱翔,碰上了魔鬼达哈乃什,便猛扑过去,一把将他抓住。达哈乃什十分惧怕女神麦姆娜,对她惟命是从。这是因为麦姆娜是位善神,一切妖魔鬼怪在她面前都不敢胡作非为。

  "你从哪儿来?干什么去了?"善神问恶魔。

   "我刚从中国的一个海岛上飞来,我愿把今夜在那里看到的一桩稀奇的事情向您报告。在中国的一个海岛上,我发现一位公主堪称当今绝代佳人。她天生丽质。窈 窕美丽。她的父亲是位强悍英勇的武士出身的国王,兵力雄厚,统辖着无数个城镇。他很疼爱自己的女儿,为她修筑了七座宫殿,里面装潢之华丽。摆设之齐全,无 与伦比。而且每座宫殿都不重样,第一座是水晶的,第二座是云石的,第三座是铜制的,第四座是珠宝的,第五座是瓷砖的,第六座是白银的,第七座是黄金的。公 主在这七座宫殿中轮流居住,每座居住一年,犹如云雀在天上飞来飞去。公主的美名传遍各地,各国的帝王公侯百般奉承她的父亲,争相向她求婚,但一律遭到她的 拒绝。因为她不愿意结婚,认为自己身为公主是高贵者,是治人的,而不是受治于人的。

  "公主越是拒绝结婚,求婚者就越多。人们慕名而来,带来稀世古玩。各种昂贵的礼物献给国王。国王便三番五次地劝说公主,她后来发誓,倘若父王再跟她提到结婚的事情,她就要以自杀来回答。

  "国王见女儿如此执迷不悟,气得两眼冒火,又怕她发生意外,便把她幽禁在一间暗室里,不准她再出入七座宫殿,还派了十个老宫女监视她。同时对前来求婚的各国帝王公侯,说公主患了重病,已经变成了一个白痴,处于管制之中,难以再与外界来往。

  "女神呀,来吧,请随我去看一看那位举世无双的美人儿吧!您一定会对她赞不绝口。我每天都在她睡熟了之后,偷偷地看上她一眼,一直在暗中保护她,不使她受到任何伤害。"

   "呸!不知羞耻的东西!"女神说,"你所说的这个女孩子算得了什么?我原以为你能说出什么稀奇罕见的见闻呢!原来只不过如此!要比起今夜我碰到的那个美 男子来讲,那只能是小巫见大巫了!他的情况与你所说的那位公主相似,也是因为拒绝结婚而激怒了自己的父王,最后被禁闭起来的。我真是头一回看见这么漂亮的 美男子!"

  "您还是先和我去看看那位名叫白杜尔的公主,再作结论吧。她的美艳绝不是我这笨嘴拙舌所能形容得出来的,您一看,就知道了!"

  "指着真主发誓,假如白杜尔公主不像你所说的那样美丽,那我就要把你给打死或烧死!"

  "一言为定!"

  "不过,我那位美男子离这儿很近,你先随我看看他吧,他的美貌一定会使你神魂颠倒。目瞪口呆,也许你看了他,就无心再让我去看那位公主了。"

  "好吧,就听你的!"

  两人一起从高空降到地面,飞入古炮楼。女神轻轻揭开锦被,宰曼那神采奕奕的容貌立即展现在他们面前。魔鬼达哈乃什看了后,说:

  "这青年长得确实很漂亮,名不虚传,似乎跟那位公主不相上下。不过,我们应该拿他们俩做个比较后,才能做出判断。"

  "那好吧,"女神很不服气地说,"你马上把那姑娘给我背来,把他俩放到一起比较一番,看谁最美。去,慢了就小心你的性命!"

  "遵命,"魔鬼说,"不过,最好您和我一起,免得路上出现什么差错。"

   女神同意,便与魔鬼一起把白杜尔公主背到了古炮楼里,放在宰曼的身边。她俩比较了一会儿,觉得两个青春美少年,都那么漂亮,很像一对孪生兄妹,于是两人 各持己见,互不相让。女神认为,这样争论下去毫无意义,最好另请高明。她用脚在地面上一跺,立刻从地下冒出一个驼背。尖下颏。独眼,长有七只触角,手像干 枝杈,狮爪驴蹄,蓬头垢面,狰狞可怕的魔鬼。他一见女神,立即跪倒,说:

  "神王的女儿,有何吩咐?"

  "格式格式,"女神唤着他的名字,说,"我叫你来不为别的事,只让你给我和达哈乃什作个裁判。"于是,她把两人的分歧向格式格式讲了一遍。

  格式格式领命,仔细地端详比较了一番,最后摇头叹气道:"他们两人的相貌实在不相上下。依我之见,我们不妨把他们分别弄醒,看看他们见到对方时的反应,看谁能吸引对方。"

   麦姆娜和达哈乃什一致同意。他们首先把王子弄醒。王子在熟睡时,梦见父王给他娶了个如花似玉的妻子,现在他猛然醒来,发现梦中的姑娘就在自己的身边,感 到万分惊奇。他自言自语道:"真是梦里有灵呀,光阴似箭,自从父王为我提亲,不知不觉过了好几年了,我却一再严词拒绝。这也许是父王恼怒我,才把我禁闭于 此地,然后用美人计来试探我的吧。我对父王的态度也太过分了,父王的这一选择倒是很合我意,明早我就去恳求父王给我娶这位女郎为妻好啦。现在,让我从她身 上取下一件东西作为信物吧!"于是,他从公主的小手指上脱下一只无价的宝石戒指,戴在自己手指上,然后远远地挪到一边,倒身继续睡觉。

   当宰曼睡熟之后,女神又把白杜尔公主弄醒。白杜尔从梦中醒来,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地方,身边又睡着一个青年,先是一惊,继而看到宰曼那英俊的面貌,立 即为他而倾倒,禁不住对他产生爱意,开始后悔自己以往的任性。心想,这位青年,一定是向她求婚的某国王子,这个场面也一定是父王特意安排,用来试探她的。 当她发现宰曼手上有一枚她的戒指时,对自己的推测更是深信不疑。她认为自己也该有他的一件什么东西作纪念,遂从宰曼的手上取下他的戒指戴在手上。然后,含 着甜美的微笑睡去。

  麦姆娜很得意,认为自己赢了。她见天色已近拂晓,便命格式格式和达哈乃什将姑娘送回去。她自己也飞回那口枯井里去。古炮楼里便只剩下了宰曼一人。

  二

  清晨,宰曼睁开双眼,环顾左右,却不见女郎的踪影。他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找遍了暗室和古炮楼的角角落落,也没有找到那位曾躺在自己身边的美丽姑娘。他想,这准是父王有意这样安排,引起我对婚姻的兴趣,加强我对婚姻的认识罢了。他提高嗓门叫醒侍卫,问:

  "那位女郎到哪儿去啦?"

  "什么?哪个女郎呀?"侍卫揉了揉惺忪睡眼,大惑不解地问。

  "傻瓜,就是昨晚睡在我身边的那个女郎呀!"

  "指着真主起誓,昨晚根本没有什么女郎或者其他什么人进来过。您瞧呀,门锁着,我守在门口,早晨又是您亲自打开门的。那个女郎怎能进屋,又怎能在您身边睡觉?这兴许是您的幻觉,其实是没有的事儿。"

  宰曼一听,顿时火冒三丈,上前抓住侍卫的衣领,怒气冲冲地逼他说真话,那侍卫只有苦苦哀求的份儿,宰曼怒斥道:

  "你们这些下人,也跟着蒙骗起我来了,甚至怀疑起我的幻觉来了。我今天非要你说出那女郎的下落不可,否则,你就甭想活着出去!"

  侍卫见王子真的动怒了,便哀求说:"王子殿下,这样吧,您先放开我,允许我去做晨祷,然后再来详细地给您讲那位您说的女郎的去向吧。"

  由于晨祷的时间已到,宰曼也就放开了他。侍卫走到门外,趁机溜出古炮楼,连滚带爬地奔向宫中。他诚惶诚恐地跪在国王面前,吓得浑身打哆嗦,一时说不出话来。

  "你怎么如此惊慌失措?"国王见状,大惑不解,"快说,王子怎样了?"

  "陛下,我们主人好像神经失常。中了魔了!他说有个女郎昨夜与他在一起,后来又悄然走了,非要逼我说出那女郎的去向。大门紧锁着,我一动未动地守在门口,钥匙就放在我的枕头下面,怎么能有人进出呢?请陛下明断。"

  国王正在为儿子的事犯愁呢,一听侍卫这么一说,便瞥了一眼身边的宰相,生气地说:

  "都是你的好主意,把我儿子给毁了!现在你去看看我儿子到底怎么样了?"

  宰相领命,诚惶诚恐地跟在侍卫后面去看宰曼。等得不耐烦的宰曼见侍卫回来,一把抓住他,追问:

  "你跑到哪儿去了?快把昨夜的事情告诉我!"

  宰相上前,对王子说:"他刚才到宫里对国王和我说,你的神经有些错乱,说你逼着他说出什么女郎的事情,否则就要处治他。感谢真主,我看你的状况还挺正常的。另外,我也要对你说,侍卫说的话是有道理的,根本不会进来什么女郎。"

  "好啊,"宰曼一听,怒火冲天,"你们这是合着伙儿来骗我。欺负我呀!"

  宰相见他真是鬼迷心窍,为了缓和一下气氛,便对宰曼说:"干吗只想要这样的一个女郎呢?难道别的女郎就不行吗?"

  "不行,我就是想见昨晚的那个女郎。你去转告父王,就说我听从他的旨意,愿意结婚,娶那位女郎为妻。"

  宰相为了脱身,忙说:"那好啊,我这就去报告国王,就说你已回心转意,愿意结婚了。"

  "你快去吧,让父王高兴高兴!"

  宰相匆匆来到御座前,向国王禀报说,宰曼确实中了魔。国王一听,吃惊不小,说:

  "这都是你造成的,是你出主意让我把他关起来的。王子若是有个什么好歹,我就拿你治罪!"

  国王气急败坏地起身,直奔古炮楼,宰相忐忑不安地跟在后面。

  宰曼一见父王驾到,心中十分高兴。国王拉着他的手,上上下下。前前后后地看个不停。宰曼毕恭毕敬地站在一旁,含笑看着父王。国王看了一会儿,让他坐在身旁,温和地问:

  "你终日被关在这暗淡无光的地方,恐怕连昼夜的更替都感觉不到了吧。你告诉我,今天是星期几?"

  "父王,"宰曼说,"看您说的,如果我连这个都不知道,那我不就成神经病了吗?今天是星期六,明天是星期日;这个月是十一月,下个月是十二月,以后是一月。二月。三月。。。。。。"

  国王听儿子对答如流,绝无半点差错,便不满地瞅了宰相一眼,宰相吓得不敢抬头。然后,国王又对儿子说:

  "你对侍卫所说昨晚见到一位女郎在这里过夜,那恐怕是无中生有吧!"

  "父王,这是我亲眼所见的。千真万确的事情。"

  "儿啊,这是你的胡思乱想,也许是你白天想着婚姻问题,晚上就梦见女郎。其实,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给您打一个比喻,如果一个人在梦中与人搏斗,醒来时手中还握着一把血迹斑斑的宝剑呢?"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正如你。。。。。。"

  "可是,我所说的关于这位女郎的事就不是梦境,而是千真万确的事实。请看吧,我手上戴着她的戒指!"

  说着,宰曼把戒指让父王过目。国王仔细一看,果然发现在他的手指上戴着一枚从未见过的价值连城的新戒指。国王这才觉得他说的话并非虚妄,因为他的神志是清醒的,但是,他所说的这位姑娘又的确是一个谜,国王说:

  "你昨晚遇见的事儿,真是离奇古怪,我们只有依靠无所不能的真主来解释此中之奥秘啦。"

  "父王,"宰曼说,"您无论如何也要帮我将那位姑娘找到,并允许我们结婚。因为我的心已被她牵去,我的生命与她同在。我一定要见她,否则我就不想活了!"

  "陛下,"宰相接过话茬儿,说,"依我之见,您不如将王子迁往海滨的行宫里,那里面临大海,王子可以在那里安安静静地休养。陛下在临朝召见文武百官。听取汇报。处理国家大事之余,陪伴王子消愁解闷。这样,我们就可以在忙碌中等待真主对此事的安排。"

   国王认为宰相的建议有道理,便当机立断,把宰曼迁往海滨的行宫。可是,尽管那行宫四面环水,有彩桥直抵海面,宫内屋中摆满用金银。丝绸制作的东西,异常 富丽堂皇。宽敞舒适,宰曼却无心享受这一切。因为,此时此刻,他的心中惟有那曾来到他身边,却又不知去向的女郎。他茶不思,饭不想,难以入睡,不久,他就 变得脸色憔悴,形容枯槁,精神恍惚,好像得了大病一样。

  三

  白杜尔公主被魔鬼送回宫中,放在床上,一直睡到清晨。她醒 来一看,发现身边的那位英俊的青年男子不见了,便在屋里屋外到处寻找,哪儿也不见他的踪迹。她觉得很奇怪,是不是自己产生了幻觉?是不是自己一直在梦中? 可是,手指上的戒指难道也是假的吗?不,这不可能!她百思不得其解,不禁大叫一声。宫娥使女们闻声惊慌失措地跑过来,纷纷问她:

  "公主,你这是怎么啦?"

  "你们说,昨晚和我在一起的那个青年到哪儿去了?"

  宫娥们听公主突然说出这种话来,有的吓得面无人色,有的羞得垂首掩面。其中有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婢女挺身而出,说:

  "公主说出这种丑话,难道就不觉得脸红吗?昨晚我们都在你的闺房附近,根本就没看见有什么青年男子出入你的屋子,也没有看见其他生人来过!"

  "你胡说!我分明亲眼见到他在我这儿,难道我还能说瞎话吗?"

  白杜尔公主举起手来,看见那青年的戒指正戴在自己的手上。她觉得老婢女不顾事实说谎话,还当着那么多宫娥的面奚落她,丢她的面子,于是,她怒气冲冲地抽出身边的宝剑,一剑杀死了老婢女。

  其他婢女见势不妙,便大哭大叫地奔到国王面前,报告公主的情况。国王慌忙来看公主,见她怒气冲天,神志恍惚,语无伦次,举剑杀人,便断定她疯了。他令人把公主抓起来,给她戴上镣铐,用铁链拴在窗上,派人严加看守。

  国王一向溺爱公主,这次对她如此严厉,实在是迫不得已。他一想到公主变得神经错乱,心中就特别难过。于是他召集一些名人。学者和医生,让他们各显神通,为公主治病,对他们发出谕旨道:

  "谁能医好公主的病,我就把她许配给他为妻;如若医治无效,则要砍下头颅挂在宫前的广场上示众!"

   谕旨发布后,应征前来为公主治病的各地学者名医络绎不绝,王宫前门庭若市。然而,这些人的医术再高明,也查不清白杜尔公主的真正病因,不得不让自己的头 颅高悬于宫前广场之上。尽管如此,公主的病情却一日重似一日,终日茶不思,饭不想,以泪洗面。这样整整度过了三个寒暑。

  白杜尔公主的奶妈有个儿子,名叫麦尔祖旺,他与公主从小在一起长大,情同兄妹。那期间,他旅行在外,现在才回来。他一见母亲,便打听白杜尔公主的近况。母亲将公主身染疑难病症的情况告诉他,他听后异常伤心,决定立即前去看望她,以便了解病情,设法救治。

  母亲觉得儿子说得入情入理,为了方便起见,她把儿子打扮成一个女人模样,蒙上面纱,领他到禁锢白杜尔公主的地方。她对侍卫说:

  "我有个女儿,她是跟白杜尔公主一起长大的,听说公主病得很厉害,便执意要来看她。请你们高抬贵手,放我们母女进去看她一眼吧,我们一定会谨慎从事,绝不连累你。"

  "那你们只能在夜里来,"侍卫说,"明天等国王离开这儿后,你带女儿来看她好了。"

  次日傍晚,奶妈带着乔装成女人的儿子如约前来。她们走进内室,麦尔祖旺脱去女服,公主当即认出了他,感到很欣慰,遂将自己的奇遇说给他听。麦尔祖旺听了,亦觉离奇。他低头思索一阵后,说:

  "这件事,着实叫人为难,不过,你别着急,我要去周游世界,到世界各地去寻找这个青年,也许真主会让我碰到他呢!"

  四

  第二天清晨,麦尔祖旺便整装出发,踏上征程。他不断地走着,从一个地方走到另一个地方,从一个海岛渡到另一个海岛,从一个国家来到另一个国家,历尽千辛万苦,奔波跋涉,也没有找到他要找的青年。

   这天,他来到突尔布城。在那里,他听到一个名叫宰曼的王子发疯的故事,感到很新奇。他想,这个王子兴许就是白杜尔公主梦寐以求的那个青年,说不定他也是 为了找不到心上人而发疯的呢。于是,他便私查暗访,打听宰曼的住处。人们告诉他,宰曼住在哈勒丹岛,从这儿走陆路得半年时间,可是,若乘船去,只需一个 月。

  麦尔祖旺决心取道海上,他乘上一只货船向哈勒丹岛进发。近一个月的航行,海上碧波荡漾,一帆风顺。可是,就在快要抵达哈勒丹岛时, 飓风突起。激起狂澜,船帆被吹坏,桅杆被刮断,巨大的浪涛劈头盖脸地打来,全舟覆没。船上的乘客和货物也都被海浪所吞没,沉入海底。麦尔祖旺年轻力壮,水 性又好,经过一番殊死的搏斗,终于游到岸边。说来也巧,宰曼被囚禁的行宫就坐落在这个岸边上。

  当时,国王和宰相听说王子病情加重,都守 在他的病床边,不知所措。宰曼已有几天颗粒不进。滴水不沾,气息奄奄,似乎就要断气了。宰相见国王伤心得肝肠寸断,一时也无计可施,只有坐立不安的份儿 了。猛然间,他从临海的窗户望出去,发现有一个人挣扎着从海中爬上岸,踉踉跄跄地走在沙地上,又摇摇晃晃地倒在沙滩上。

  这危难的情景,触动了宰相的恻隐之心,他向国王诉说了这件事,请求国王允许他去帮助他。国王有气无力地说:

  "你可以去救人,但不能因此而使我们火上浇油。增添麻烦!"

  宰相答应着,赶紧打开通往海面的小门,走不多远,就发现了昏倒的麦尔祖旺。宰相把他救醒,令人将他抬进宫中,脱下他身上的湿衣服,换上仆人的衣服;让人为他端来饭菜,对他说:

  "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可你别把我置于死地啊!"

  "您救了我,我感激您还来不及呢,怎么会置您于死地呢?"麦尔祖旺疑惑地问。

  于是,宰相便向他讲述了宰曼王子的事情,并嘱咐他不要胡言乱语,不该问的不要问,不该说的就不要说。麦尔祖旺听到耳里,喜在心上。他想,这真可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宰曼正是他要找的人。

   他随宰相来到王宫里向国王和王子问候后,便一直站在宰曼的床前,目不转睛地打量着他。麦尔祖旺这种毫无顾忌的举止,把宰相吓得魂不附体,心头怦怦乱跳, 急忙使眼色让他离开。可他却把宰相的暗示全不放在眼里,只顾观察宰曼,还失声惊叹道:"这真是真主创造的人间奇迹,这位王子长得如同我们公主一般,好像一 母所生,都是那样美丽动人!"

  麦尔祖旺的话,似乎为宰曼纤弱的身体注入了一股神奇的活力,他身上顿觉清爽了些。他抬头看了看站在面前的这位 青年朋友,用极其微弱的声音对父王说:"请他坐在我的床边吧。"国王和宰相见王子精神有些好转,甚至能开口说话,感到由衷地高兴。国王亲自把麦尔祖旺拉到 宰曼的床前,让他坐在儿子的床头。麦尔祖旺坐在床头,凑近宰曼的耳朵,小声说:

  "我的主人,您的愿望就要实现了,您一定要耐心等待,并 凭着您的青春活力和顽强意志振作起来!您心中的那位姑娘也在想念着您,但与您积郁成疾不同,她直言不讳,被人说成是发疯。她父亲不明真相,反而给她带上镣 铐,使她失去了自由。我为她而来,也为您而来,我一定会设法让你们两位见面的。"

  宰曼听了麦尔祖旺的一番话,觉得舒畅多了,脸上也现出了神采。他抬手示意,让仆人把他扶起来。国王让宰相。文武百官退下去,然后摆上两个枕头,让王子舒舒服服地靠着坐好。宰曼紧紧地握着麦尔祖旺的双手不放,用感激的目光看着他。国王愈发高兴,对麦尔祖旺说:

  "你的到来,给我儿子带来了生活的希望,我深信你会成为王宫中最受欢迎的客人!"

  说罢,他吩咐预备最好的饭菜,以上宾招待麦尔祖旺。麦尔祖旺让宰曼陪他一块儿吃喝,宰曼答应了,这使国王欣喜若狂,他步履蹒跚着奔到屋外,把王子恢复健康的事告诉王后和其他人。

  喜讯传来,万众欢腾,人们奔走相告,举国欢庆。当夜,国王亲自陪王子和客人过夜。

   次日清晨,国王临朝听政,屋里就只剩下宰曼和麦尔祖旺两人。麦尔祖旺就对宰曼详细地讲述了白杜尔公主的遭遇,说她如何思念他,崇拜他,为了他与父王闹 翻,为了找到他而变得痴呆。接着,他又讲述自己如何乔装打扮去探望公主,向她表示要为他们的幸福而周游各国。奔波寻找。麦尔祖旺的一席话,使得宰曼完全明 白事情的真相了,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从忧愁苦闷中彻底解脱了出来。宰曼听从了麦尔祖旺的劝告,注意饮食起居,悉心保养身体,从而日益好转。同时,宰曼 在精神上和物质上也做好了同麦尔祖旺一同出走的充分准备。

  国王见儿子的身体一天好似一天,从心里高兴,对麦尔祖旺愈加看重。一天,麦尔祖旺对宰曼说:

  "我从白杜尔公主那儿来,跋山涉水,不辞辛苦,其实就是为了让你们两位有情人见面。现在正是时候,明天你就去征得国王的同意,允许我们去打猎,并对他说我们要在外面过夜,这样,他就会为我们准备旅行所需要的一切东西。由于路途遥远,我们必须做好充分准备才行。"

  宰曼连连点头称好,接着便去拜见父王,说了要外出打猎之事。国王正在兴头上,听说儿子能去打猎,心中更加高兴。便说:

  "儿啊,你去打猎消遣,说明你的身体已恢复得很好了,但你只能在外露宿一夜,明天就赶回来。"

  说罢,国王亲自吩咐仆人为他们选择骏马。骆驼和一些饮食。用具。次日,两人骑上骏马。牵着两头驮着钱粮。淡水和用具的骆驼出发了。

  他们来到一个十字路口,停下来歇息,吃喝完毕,麦尔祖旺用匕首杀了一只骆驼和一匹马,将尸体劈成数段,撒在路上,然后将他和宰曼的外衣撕成碎片,染上血迹,扔在空旷的荒野里。宰曼惊诧地看着朋友的举止,不解其意,便问麦尔祖旺用意何在?麦尔祖旺解释道:

  "你应该知道,你父亲对你出猎本来就放心不下,他答应让我们在外露宿一夜,第二天不见我们回去,必然要派人马前来寻找。这里是他们的必经之路,当他们发现这些尸骨和血衣时,就会以为我们已被野兽所伤害,或路遇土匪被劫杀,也就不会快马加鞭地继续追踪寻找我们了。"

  "这个计划太好了!"宰曼由衷地赞叹。

  两人继续上路,他们夜以继日。马不停蹄地赶路,经过数日漫长的旅行,终于来到一座美丽的海滨城市。麦尔祖旺高兴地告诉宰曼,大海的彼岸就是白杜尔父亲统治的岛国。两人卖掉一切没用的东西,乘船向对岸驶去。上岸后,他们住在一家旅馆里,为见白杜尔公主做准备。

   三天后,一切准备停当,麦尔祖旺对宰曼说:"白杜尔的父王为医好女儿的病,四处张贴布告,说谁能医好她,可娶她为妻。你换上一套星相家的衣服,带上我为 你准备好的金沙匣和银观象仪,到王宫前大声喊叫,要求为公主治病。靠着你的聪明智慧,你的出现和言行举止,必定会使她尽快恢复健康的,你们的共同心愿就要 实现了!"

  五

  宰曼身穿星相家的衣服,带着麦尔祖旺为他准备好的用具,兴致勃勃地来到王宫前高声喊:

  "诸位请听,我精通医道,能算命相面,可预知吉凶祸福,会为人圆梦医病,求我的人,一定能得到回报!"

   听了他的喊声,人们纷纷围拢观看。自从国王将那些自称能医好公主的病,实际上一事无成的医生。星相家杀死,将他们的头颅高悬于宫前广场上之后,已经好久 没有人来应召了。这会儿又有人应召,引起了人们的强烈好奇,不少人劝他别拿生命开玩笑。宰曼听后,暗中发笑,不听他们的劝告,依然高声叫道:

  "我的医术名不虚传,能治别人治不好的疑难杂症,可占卜别人难预测的祸患,快来求我吧!"

  消息传进宫中,国王吩咐侍卫把宰曼带进来。他见眼前这位星相家是一个举止不凡。英俊美貌的青年,实在不忍心让他也来送命,便劝他道:

  "孩子,你明白自己的处境有多么危险吗?也许你已经知道,我的条件是,医好者可娶公主为妻,医不好者则处以死刑。你如此年轻,最好细细考虑一下,免得白白送死啊!"

  "陛下,"宰曼语调坚定地说,"我坚信自己的医术能治好公主的病,就请您相信我吧!"

  仆人带宰曼来到白杜尔的房门前,让他站在帘外。他环顾四周后,对仆人说:

  "我有两种医治方法,不知你们喜欢哪一种,我可以站在这儿诊断并医好公主的病,也可以进屋去医治她。这由你们来决定吧!"

  "如果你站在屋外就能治好我家公主的病,"仆人说,"那不就显得你的医术更超群吗!"

  于是,宰曼坐在屋外,取出笔墨纸张,写道:

  "亲爱的白杜尔公主,卡麦尔。宰曼,那个难忘之夜与你在一起的青年,衷心地问候你!我们曾偶然相遇,但命运又使我们分离。如今我从遥远的地方专程而来,将这枚戒指归还给你。"

  写完,他将戒指卷在纸里,递给仆人,让他送进屋内。公主打开纸,细读了上面的字句,认出了自己的戒指,顿时明白了一切。她的精神为之一振,脸上布满了笑容,浑身充满了力量,猛然挣断了锁链,奋力夺门而出,投入宰曼的怀抱。她口中不断地说道:

  "我不知是在梦中,还是醒着?感谢真主,让我们久别重逢!"

  仆人见此情景,疑惑不解地转身跑到国王面前,跪禀国王:

  "陛下,真是奇迹呀!这位年轻的星相家技艺超群,他连公主的闺房都没有进去,只是站在屋外就准确地诊断了她的病症,公主的病还真的马上给治好了!"

  "此话当真?简直难以让人相信!"

  "千真万确。公主不但病症全无,而且变得力大无穷,自己挣脱了锁链,出来与星相家聊上了。"

  国王连忙起身,步入后宫。他见到公主正与星相家谈得投机,公主一改常态,病容全无,谈笑风生。国王大喜过望,跑过去一把将公主揽在怀里,吻个不停,他连声说:

  "感谢真主,给我们送来了这么一个神奇的星相家!"

  他转身问宰曼:"你叫什么名字?从何方而来?"

  "我叫卡麦尔。宰曼,是阿拉伯国王山鲁曼的儿子。"

  说着,他将自己和白杜尔公主之间发生的离奇古怪的故事对国王讲述了一番。

   国王听了,感到十分惊奇。他马上请来法官和证婚人,为宰曼王子和白杜尔公主写下婚书,并吩咐装饰城廓,庆贺婚礼。一时间,宫廷内外张灯结彩,锣鼓喧天, 朝中的文武百官和民间的市井百姓都身着盛装,载歌载舞,一片欢腾。人们一直热闹了七天,才尽欢而去。从此,宰曼和白杜尔这对有情人终成眷属,在宫中过着美 满幸福的生活。

  日月如梭,光阴似箭,不觉几个月过去了。一天夜里,宰曼梦见父王满面愁容,骨瘦如柴,神志不清地向他诉说离别之苦,思念 之情,埋怨他不该不辞而别。宰曼从梦中惊醒,浑身冒着冷汗。从此,他变得心事重重,闷闷不乐。白杜尔看出他不像往日那样欢乐愉快,便知道他一定有心事,就 问他为什么忧愁。他将梦中所见告诉她;于是双双拜见国王,宰曼提出回国探亲的愿望。国王欣然答应,并嘱咐他们必须在一年后回来。

  国王亲自为女儿和女婿准备行装,在长途旅行中必备的马匹。骆驼。粮食。帐篷。钱财。礼品。饮水以及精壮的奴仆和随从,一应俱全。探亲的队伍浩浩荡荡出发了。跋涉了一个月后,来到一处水草丰茂的草原上,宰曼下令搭帐篷休息。

   白杜尔感到很疲倦,便进帐睡下了。宰曼将人马安顿停当后,也进帐照看妻子。他无意间发现妻子系的一条腰带放在身边,那条腰带制作得十分精致,褶子处还缝 有一颗红色宝石,上面刻着他看不懂的文字。于是,他把腰带拿到帐外,站在阳光下仔细揣摸。正当他全神贯注地翻来覆去地观看时,突然飞来一只大鸟,以迅雷不 及掩耳之势,将宝石衔走。

  宰曼大吃一惊,急忙疾步追去。那大鸟飞一程,停一会儿,宰曼却不住脚地追赶,从一处追到另一处,不觉天色已晚。后来,大鸟落在一棵参天大树上,宰曼见树高无法攀登,只好守在树下。他想转回去,又怕天黑迷路。由于他一路追赶,十分疲乏,便倒在树下昏昏睡去。

   次日清晨,大鸟展翅继续飞翔,宰曼又跟踪追去。这时,大鸟的飞行速度明显减慢,宰曼跟在它后面并不费劲儿。大鸟飞飞停停,飞一程歇一会儿,这使宰曼感到 很奇怪,心想,这只鸟儿似乎知道我的体力,昨天飞的速度快到我能追上,今日飞的速度又慢到我体力可及的程度。我一定要追上它,把宝石追回来。他追赶了好几 天,终于来到一座海滨城市,大鸟突然加快速度,飞入城中,不见了。

  宰曼见自己跟丢了大鸟,觉得很失望。事已至此,他只好走进这座面向大海的城门,里面空寂无人,他觉得很奇怪。他又走出城门,步履蹒跚地来到一个果树繁茂,绿阴浓密的园地。正当他左右徘徊时,一个园丁向他走来,打着手势,让他过来,说:

  "我看你是一个异乡人,快进来吧,趁人们还没有留意你,否则,你的性命难保。你要知道,此城中的人都是拜火教徒!"

  园丁关切地询问了宰曼的来历,了解了他的遭遇,对他说:"我的孩子,我们这儿离伊斯兰国家很远,每年只有一趟船开往那里。眼下最好的办法就是你先与我住在一起,帮我在这个花园里干些轻活儿,待明年有船时,再搭船回国吧。"

  走投无路的宰曼没别的办法,只好住下来。

  六

   白杜尔公主从沉睡中醒来,不见心爱的丈夫在身边,刚要穿衣衫,发现那系腰的裙带连同那颗红宝石都不翼而飞了。她马上意识到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她 到处寻找丈夫,可哪儿也没找到,她把自己关在帐篷里,捶胸顿足,嚎啕大哭。这时,她想到宰曼突然失踪的消息一定会引起整个探亲队伍大乱,那时,麻烦就多 了。经过认真思考,她决定对部下封锁消息。她知道自己的相貌酷似宰曼,便毅然决然地决定乔装成他的样子,率领队伍先顺利地到达目的地,再派人去寻找宰曼。 她用丈夫的衣服。缠头和鞋子把自己装扮起来,佩上他的宝剑,走出帐篷。他学着宰曼的语调向部下发号施令,队伍背起行装继续前进,竟无一人发觉她不是宰曼。 她让人抬着她的坐轿行进在一侧,里面放着一些衣物。首饰。金钱。

  白杜尔公主统率大队人马奔波了几昼夜,来到艾卜努斯城。她命令队伍安营扎寨休息。

   该城国王艾尔玛努斯听说阿拉伯王子宰曼到来,便派特使前去拜访。特使回禀道,这位王子在回国途中迷了路,到此暂住一时。国王对此事十分关注,于是亲自率 领众随从前往营地帐中拜访。白杜尔上前热情迎接,并盛宴款待老国王。国王欣然邀请白杜尔搬进王宫,白杜尔盛情难却,只好答应。于是,国王选了一套上等房间 让白杜尔居住,她的部属均被安置在宾馆里。

  国王每天都要到白杜尔的住处探望。一天,在闲谈中,老国王侃侃而谈,回忆着自己那黄金般的少 年时代和戎马倥偬的青年时代,从而说到年龄不饶人,感叹时光如箭,不觉间自己已变成一个老态龙钟的老者。他说自己的智力已大不如前,对事物的认识和理解也 跟不上形势的发展,不仅反应迟钝,而且谬误很多,国家大事已很难及时准确地处理。可惜的是膝下并无儿子可以继承王位,只有一个女儿。

  说到这里,国王满怀希望地看着白杜尔,说:

  "我看你相貌不凡,举止文雅,你若同意,我想把爱女哈雅。努福丝许配给你为妻,让你来继承我的王位,而我将在你们的爱戴和尊敬中安度晚年。"

   白杜尔公主听到这里,心中十分慌乱不安,既紧张又害怕。她低头沉思良久,说不出话来。她想,自己是个女人,若答应下来,日后终会真相大白,弄个皆大尴 尬;若是一口拒绝,国王也许会恼羞成怒,必然节外生枝,后果不堪设想。事到如今,为了保全自己,为了将来有一天与宰曼见面,只好顺从人家了。

  想到此,白杜尔定下心来,抬头答道:"我只好听从真主的安排了!既然陛下有此主张,我愿意使陛下心满意足。"

  艾尔玛努斯国王见白杜尔经深思熟虑后,答应下来,心中十分高兴,于是下令装饰城廓,摆设筵席。国王当着满朝文武之面,郑重宣布了将王位传给白杜尔的圣谕。

  白杜尔头戴王冠。身着宫服,登基就位,接受文武百官的朝拜。继之,白杜尔与努福丝在喧天的鼓乐声中举行了隆重的婚礼。

  新婚之夜,人去宴罢,新房中只有她们两人时,白杜尔触景生情,突然想起了自己与宰曼那绵绵情义。恩爱和美的日日夜夜,竟忍不住伤心落泪。努福丝正满心欢喜地看着这面如芙蓉的年轻丈夫,却不知何故惹得丈夫如此伤怀。她问白杜尔在这大喜的日子里,为什么如此伤心?

  白杜尔见事已至此,隐瞒下去也是无济于事的,于时,便向公主全盘道出了真情,讲述了自己的奇特经历。最后说:

   "尊敬的公主呀,现在我的性命就掌握在你的手中,如果你原谅我。同情我,替我隐瞒到与丈夫团圆重逢,那你就是我的大恩人,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你。现在,估 计我的丈夫正到处在寻找我,我深信他一定会找到这儿来的。因为从我们失散的地方到他的祖国也只有这条路可走。但愿真主保佑他克服一切艰难险阻,和我早日团 聚。"

  听了白杜尔公主一席肺腑之言,努福丝公主先是惊诧,继而疑惑,最后无限同情体谅她,她尽力安慰白杜尔,说:

  "你放心吧,我会替你保密的!"

  白杜尔对她的豁达。关切感谢不尽。

  次日清晨,白杜尔临朝听政,处理国事。老国王到新房中看望女儿。努福丝装作快乐的样子接待父王。老国王见女儿很幸福,心里十分快慰,不禁暗自庆幸自己的眼力不错,为女儿找到了这么一位才貌双全。对妻子体贴入微,对国事兢兢业业的好丈夫。

  七

  山鲁曼国王自从宰曼和麦尔祖旺一起出去打猎之后,神不守舍地过了一夜,他心中茫然若失,焦急地等待了一天,到第二天晚上,又苦苦盼了一夜,还是不见儿子归来。他的心绪更加烦乱,各种不祥的念头向他袭来,泪水打湿了他的衣襟。

  次日一早,天刚蒙蒙亮,他便命令军队整装出发,自己亲自骑上马,率队沿着儿子的踪迹寻去。他把队伍分为六个分队,分别为前锋。左右翼和后卫等,分四路寻找儿子,并吩咐人马明日在十字路口会师。

  各队人马领命分头寻找,于次日中午会师十字路口,在宰曼和麦尔祖旺曾经歇息的地方,发现了沾满血污的衣服碎片和马匹。骆驼的尸骨,国王见此情景悲痛欲绝,他判断儿子一定是被森林中窜出来的野兽吃掉了。

  他悲哀地返回王宫,向全国宣布王子惨遭不幸的噩耗,并命全国上下举哀服丧。他自己在王宫中建了一间房子,取名"悲哀室",每周除临朝听政外,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消耗在"悲哀室"内,为儿子伤心哭泣。

  这期间,宰曼一直在果园中和园丁生活在一起,每天帮他干些活,并等待开往艾卜努斯的船只起航。

  一天,他像往日一样地干活,他的镐头刚落在树根旁的土堆上就被弹了起来。他很奇怪,便蹲下身子,用手扒开树根旁的土,下面露出一个圆圆的石盖。他揭开石盖,见里面竟埋着一大缸金子。他想,这也许是个好兆头呢!

   正当他乐不可支的时候,两只鸟儿一前一后地飞到他头顶的树枝上,啄斗起来,不一会儿,一只鸟被啄死,跌落到地上,另一只鸟儿得胜,扬长飞去。片刻之后, 又飞来两只鸟,落在死鸟的身旁,拍着翅膀,吱吱喳喳地叫一阵,随即用爪子刨了一个小坑,将死鸟埋到里面,然后双双飞去。过了不久,它们便叼着刚才那只得胜 的鸟儿飞回来,把它啄死,就地扔在鸟坟旁,并把它撕扯了个稀巴烂,抛向四处。这时,宰曼发现鸟儿血乎乎的嗉囊在闪闪发光,便拾起来,撕开一看,里面正是那 颗他找了许久的红宝石!于是,他用双手捧着这颗致使自己与妻子离散的红宝石,感慨万千,他觉得与妻子重逢的日子就要到来了。

  这时,园丁兴冲冲地跑来,告诉宰曼说,开往艾卜努斯的船只三天后起航,他让宰曼早做准备。宰曼听到这个好消息,欢呼雀跃起来。他把发现金子和找到红宝石的事也告诉了他,园丁很高兴地说:

  "你的福分不浅呀,我就不如你。我在这个园中干了几十年,却什么也没看见。这是你的财富!"

  "不,"宰曼说,"我们一定要平分这些金子!"

  园丁很感激他,连连称谢。两人各分得二十瓮金子。园丁对他说:

  "我们国里的孔雀橄榄是独有的特产,不少商人慕名前来用低价买去,到别的地方贩卖,你把金子先装进瓮中,上面再盖上些孔雀橄榄,这样,既可遮人耳目。免生麻烦,又可再卖些钱。"

  宰曼听从园丁的劝告,将那颗红宝石也放进一个瓮中,然后在每个瓮的上部放些橄榄,封好后,全部运到船上去。

  可是,就在一切准备妥当,准备动身时,园丁突然病倒了,而且病势愈来愈重,竟卧床不起。宰曼不忍离去,便守在他的病床前照料他。

  这时,船长带着水手来到园中,对园丁说:

  "我们的船就要起航了,那位要跟我们同船前往艾卜努斯的青年在哪儿?"

  "我就是,"宰曼说,"我这就上船去。"

   船长先行了一步。宰曼正要随后跟去时,却看到园丁的病情急剧恶化。园丁在弥留之际,宰曼实在不忍离去,他像仆人一般无微不至地服侍园丁。待他气绝身亡 后,他把园丁抱在怀里,为他洗净身子,装殓。埋葬完毕后,才三步并作两步地朝海边跑去。可是,船长等不及了,船已经扬帆起航,破浪而去,他目送着帆船在海 面上消失,垂头丧气地回到果园。

  那条船不久便驶抵艾卜努斯城。这天,白杜尔刚好在宫中凭窗眺望海景,心中思念着不知身在何处的丈夫。她 一看到这艘船,心中就漾起一种异样的感觉,顿时惴惴不安起来。她身不由己地向码头走去,见船工们在搬运各种货物,其中,有一些很少见到的孔雀橄榄,引起了 她极大的兴趣。她命人将那些橄榄统统买下。然后将装橄榄的瓮抬进宫中,待她亲自打开。

  白杜尔倒出一瓮橄榄,却发现瓮中不是橄榄,而是一些黄灿灿的金子,这使她吃惊不小,她又继续倒出第二瓮。第三瓮。。。。。。所有瓮里的面上都盖 着一层橄榄,而下面全是金子。她仔细打量,发现了黄金堆中的红宝石,拿起来一看,正是她那颗丢失很久的红宝石!她高兴极了,心想,这颗宝石造成了我和宰曼 的失散,如今物已归原主,我那可爱的丈夫也该回来了。

  次日早晨,白杜尔上朝听政,下令召船长进宫。船长奉命来到国王面前,毕恭毕敬地听候吩咐。

  "船长,"白杜尔问,"这些橄榄都是从哪儿来的?"

  "启禀陛下,"船长说,"是一个穷苦青年的,他住在麦古斯城外,跟一个园丁生活在一起,我答应他上船,并去请过他,但他在我们预定起航的时间因事耽搁没有赶到,现在也许他仍在那个果园里。"

  "你立即去把他给我找来,否则的话,我就要你的命!"

  "遵命,陛下,我这就去把他找来。"

  船长率众水手迅速张帆起航,日夜兼程赶到宰曼的住处。船靠岸时,已是深更半夜,船长带领部下不顾一切地冲进果园。

  自从帆船离去后,宰曼一直心绪不宁,对妻子和父亲的思念,使他经常暗自伤心,整夜难以入睡。正在这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他疑惑着正要起身开门,船长带着一群水手破门而入,二话没说,押着他就走。宰曼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忙问:

  "你们为什么抓我?"

  "你问我们,"水手们说,"我们问谁去呀?我们只知道这是艾卜努斯国王的谕旨!"

  宰曼随船迅速返回艾卜努斯,直接被带进王宫。白杜尔一眼就认出他来,她让仆人带他去洗澡。更衣。用饭,好生侍候。她重赏了船长和水手们后,把情况告诉了努福丝,并让她保守秘密,一周后再告诉她的父王。

  宰曼随仆人到澡堂里沐浴。熏香,穿起华贵的宫服,显得更加英俊潇洒。但他对于这一切感到十分奇怪,只得听其自然。

   在这一周里,白杜尔抑制着自己的激情,尽量不与他直接接触,而总是在暗中窥看他。白杜尔封他爵位。委其重任,赏以重金,使之丰衣足食。接着,又把他屡次 提升,委他管理国库,执掌财政大权,向宰相和文武百官极力宣扬他的功德,使他们对他愈加敬重。宰曼受宠若惊,但他心里总在嘀咕,这到底是因为什么?

  一周后,他去找国王。"陛下,"他说,"十分感谢您的厚待和对我的嘉奖,但我实在受之有愧。如果贵国没有其他要事非要留我的话,那我请陛下恩准我告辞还乡。"

  "你受到如此的恩赏,享受着荣华富贵,为什么还急于还乡呢?"

  "在我找到妻子之前,任何荣华富贵都不会留住我,况且,我始终不明白陛下为什么如此厚待我?"

  白杜尔听了,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她为宰曼对爱情的坚贞不渝而高兴万分,她知道表明一切的时刻已经来到。于是,她取出那颗红宝石,把详细经过介绍了一番。宰曼恍然大悟,仔细看她,终于认出了自己的妻子。两人来到后宫,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互诉久别重逢之情。

  然后,夫妻俩去见老国王,向他表明了一切真实情况。老国王听了他们那动人的故事,十分感动,吩咐人把他们的故事用文字记录下来,以便传世流传。

  不久,宰曼和白杜尔双双告别了老国王和努福丝公主,经长途跋涉,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国土。


Copyright © 2014-2020 怪哈哈童话故事 Inc. 保留所有权利。

怪哈哈童话故事是童话故事和儿童故事的海洋,故事情节生动有趣,永远是孩子们成长的好伙伴!